小妈妈:石原聪美在新剧《灰姑娘药剂师》中演过哪些戏

余生半杯酒 2020-11-20 21:09:41 0 0
广告图片

玩了《校对》《法医》之后,石原聪美有了新的职业,——药剂师。由石原聪美主演的日剧《灰姑娘药剂师》已于7月上映,讲述了药剂师桂绿在医院里跑来跑去保护病人的故事。

2018年,《非自然死亡》让“小妖精”石原聪美尝到了蜕变的甜头。她放弃了自己的美妆和佩戴,表演了一个专业能力极佳的法医。此后,石原聪美主演了两部剧,《高岭之花》 《天国餐馆》,但收视率和口碑都不尽如人意。

剧中的葵绿(中)总是“多管闲事”

剧中葵青(中)总是“多管闲事”

在采用“主演负责制”的日本,连续两部剧的失败无疑会给石原聪美带来很大的压力。不难看出,她试图通过《灰姑娘药剂师》再现《非自然死亡》的成功:受众基础广泛的医学题材,新鲜感的冷门职业,固有标签的简约形象,以及适时的专业鸡汤……然而,如果将这些元素收集起来,这部剧能成功吗:

角度新鲜,显示药师的难处

和《非自然死亡》一样,《灰姑娘药剂师》中的石原聪美衣着朴素,工作务实。她戴着一个球头,穿着工装裤,腰间系着一个装着小工作用品的口袋,穿着运动鞋,在医院里忙碌着。

对观众来说,药剂师是一个神秘的职业。在现实生活中,药师很少与患者有直接接触,这个职业也很少出现在影视作品中。第一集,剧里明确点名药剂师:“药剂师是保护病人的最后一道屏障。”在剧中,“怀疑确认”的含义是向观众普及的:当药师对医生开出的药品种类或剂量有疑问时,有权利和义务与医生再次确认,以确保患者得到正确的药品。

药剂师固然重要,但长期被忽视。剧中花了大量篇幅呈现药师在医院的弱势地位:医院的电梯以病人、医生、护士为主,药师只能爬楼梯;药师没有决策权,不能干预治疗,只能听从医生的指挥;为了降低成本,药剂科长期处于人手不足的状态,以至于在欢迎新人加入的时候,药剂师无法停下手,只能用跺脚代替鼓掌;药剂科是医院的非核心部门,下次机构精简的时候很有可能被裁掉.

该剧第一集播出后,做药剂师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留言:“对药剂师微笑的患者多了。”但对于一般受众来说,《灰姑娘药剂师》并没有明确说明药师的真实工作职责。有临床药师、急诊室药师、处方药师、药店执业药师等。但它们并不能解释这些帖子之间的区别。在剧中,石原聪美扮演桂绿。除了在药房配药,她还视察病房,与患者交流,甚至亲自尝试每种药物的味道。葵青的职位应该是临床药师。指导病人吃药,协助医生吃药,是她自己的工作。但由于药剂科人手不足,她还必须从事处方药师的工作。

故事很粗糙,医生成了“反派”

《灰姑娘药剂师》可以说是一部利用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戏剧。首先,该剧在富士电视台的周四剧场播出。这一次以播出医剧出名。推出了《白色巨塔》 《医龙》 《紧急救命Code Blue》等经典作品;其次,药师这个职业对观众来说是充满新鲜感的,以往涉及这个职业的剧很少;演员方面,主演石原聪美有《非自然死亡》和《校队女孩》的成功先例,此外还有田中圭和西野七濑两个“流”;制作团队包括编剧黑岩勉(《东京大饭店》)和导演田中亮(《医龙》第三部和第四部,《紧急救命Code Blue 3》)。医学题材在日剧里很受欢迎,可惜《灰姑娘药剂师》的细节比较粗糙。

该剧为了突出药师的作用,放大了药师与医生之间不平等的权力关系。出来的医生几乎都拿到了“反派剧本”。他们傲慢自大,对药剂师缺乏应有的尊重,甚至不能说出药剂师的名字。第一集,葵青第一次发现孕妇有HELLP综合症,但主治医生说葵青坏话;在葵青的坚持下,医生终于改变了治疗方案,挽救了孕妇的生命。然而,葵青面临着干涉医生处方权的指控.面对医生的无理打压,同事的冷嘲热讽,上级的袖手旁观,葵青孤立无援,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疯狂戳她的本子。

《灰姑娘药剂师》有一个贯穿全剧的核心命题:“在医院大门外,每个人都有自己宝贵的日常生活,都有自己未来的未来。守护这些是我们药剂师的工作。”剧中每一集都讲述了两三个病人的故事。比如两个糖尿病女生在病房成为朋友,需要定期肾透析的小学老师不忘给病房的学生做运动旗.然而,这些故事由于缺乏细节而成为无聊的鸡汤。

广告图片
下一篇:

返回列表